今天是: 星期六 23.09.2017

触摸疗法令我变成这样!

作者: świadectwo

治疗身患危疾,如癌症病人的过程中,我似乎承担了他们的疾病——甚至乎曾经疼痛得使我失去知觉。他们用救护车把我送走。

我四十六岁,是一个幸福的丈夫和三个成年子女的父亲。虽然父亲实际上是非信徒,但母亲尽力根据基本的教理培养我。我已领洗并已初领圣体。一直以来,我依靠的支持就只有这些。到了反叛期,我远离教会。我的生命变得空虚。因为我有意寻找真理,我试图找天主,但却没有在适当的地方寻祂。我对新世纪运动和有关的思想变得感兴趣。我饥渴地阅读每一篇我可以得手的新紀元文章。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波兰市场上刚刚开始有这等刊物出现时。文章在我的灵性生活上造成极大的混乱。天主再不是有位格的天主,我开始把祂看作为一股无所不在的宇宙能量。这转而导致我欣然地去接受包括其他宗教的各种信仰。

下一页 返回

Copyright © Wydawnictwo Agape Sp. z o.o. ul. Panny Marii 4, 60-962 Poznań, tel./ fax: 61/ 852 32 82 | tel. 61/ 647 26 86